爽報|Sharp Daily

【聽爽爽】低調嘉年華 角落裡的音樂現場

  談到音樂現場,大家會想到什麼?海祭?大港?覺醒?當然大家不會忘記這些音樂季、Live House、演唱會或甚至社會運動等等。音樂在這些表演的現場理所當然地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樂團在台上彈奏,聲響遍佈整個現場空間,甚至通常都會超出現場空間(然後被投訴),讓整個聆聽現場變成一個非常嗨的環境,音樂,絕對是其中的主角。但是,大家一定還會遇過一種狀況,同一個樂團表演同樣一首歌,但某天主唱烙賽,在台上唱歌無精打采。此時,你會發現,同樣一首歌呈現出來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當然這是比較誇張的比喻(其實還是有可能發生的!)每一場表演,表演者的狀況都不一樣,對吧!甚至,器材狀況也不同、觀眾多寡、組成與反應也不同、音響、燈光團隊也許不一樣,別鬧了根本濕度溫度都不可能一樣。

 

▲熱血男子八十八顆芭樂籽 88balaz的阿強登大港開唱舞台。翻攝大港開唱臉書

  這看起來很像我在說廢話,但事實上,這就顯示了音樂和其所在的環境有其密不可分的關係。很多不同的因素會影響我們聽到音樂時的感受,而這些影響的因子,基本上是離不開這一整組的空間關係的。

  因此,所謂的「現場」,其時可以推廣到所有有音樂存在的空間,像是典型的夜店、咖啡廳、酒吧等等。當然還有比較不為人注意的小吃店、麥當勞、家樂福,甚至有鐘聲的學校。你可能會問:「那這樣有垃圾車的馬路也是音樂現場囉?」沒錯!你答對了,只是通常會用一個有點學術,但比較不那麼誤導的詞,叫做音聲空間(sonic space)。

 

  嚴格來說,音聲空間充斥在生活的各個角落,只是當然有些不那麼具有討論價值就不會被提到,像是充滿放屁聲的宿舍房間之類的。

 

▲宿舍配圖照。與本文無關。

  因此我今天要來向大家介紹其中一種音聲空間以喚醒大家多多聆聽周遭聲音的耳朵,試著感受聆聽當下,周圍的氣氛如何呢?人群是否在這個音樂環境下有什麼樣的反應?這看起來很無聊我知道,但是音樂,或廣義而言的聲音,在現代生活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不僅形塑了我們生活的空間,甚至可能形塑我們自己。

 

巷子裡的麵店

  就只是,一家麵店。在新店租屋的我有次在住處附近發現這家麵店,雖然店鋪明亮,但也不是太起眼。窄窄的店裡,只有幾張桌子,包括兩張大圓桌,店裡生意基本上都還算不錯。每次點麵,一定要從四種麵條中挑選:家常麵、細麵、拉麵、細粉,足見這家麵店對於麵條的講究,只要合你口味,一定能端一碗滿意的麵上桌。店裡的店員們和很多小吃店一樣,操著一口流利的東南亞式中文,每次遇到這種店員我都不禁心想:如果沒有這些人為我們服務,台北大概有一半的人口會餓死吧?這扯遠了。總之,通常不會太常見到老闆的出現,也許是因為年紀大或什麼原因,他並不太常站在收銀台的後面。第一次在這用餐時,我點了一碗麵。等待的同時,我喜歡看著用餐的人們,吃飯也好,談天也罷,情侶滑手機、小孩玩玩具(餐具)…… 有時也會聽聽他們的談話內容,仔細聽會聽到學生的八卦、女高中生尖聲的大笑、老翁與老伴之間的閒聊,當然還有小孩的哭鬧。店裡偶爾傳來的食物香氣(通常是炒飯),夾雜著這些聲音,讓這家店顯得生氣蓬勃,彷彿城市裡的緊張氣氛都靜止在一個節點,但不是寧靜地,而是用嘈雜地構成一個沒有公司緊張壓力、沒有路上快速繁忙的氣息的境地。

 

▲麵店配照圖,與本文無關。

        不過,這家店最容易聽到的聲音,是從喇叭中傳出來的。那像是一首首很舊很舊的情詩,歌詞很淺白,愛得很直接、很熱烈,或者應該說,很噁心。總是有那種女性唱著親愛的你怎麼不愛我了,我只好祝你幸福之類沙文到令人翻白眼的內容、要不就是會讓人腦海浮現男女追逐的KTV畫面。聽來聽去好像是某幾位女性歌手的歌,內容平鋪直敘,歌詞俗套,甚至沒邏輯。這就算了,音樂上就是那種人聲超大聲,其他樂器都去旁邊玩沙的編曲方式,曲速安穩、好唱,是典型的K歌,聽過一次、兩次大概就可以四平八穩地唱完副歌的那種。有趣的是,那些歌曲,聽起來…似乎是北京腔,而且曲調很像是台灣音樂剛西化時的歌謠。通常這種歌有兩種可能:台灣鄧麗君那年代的歌;中國歌。但總之,那種帶有濃濃懷舊情懷的音樂讓店裡瞬間像是時光倒流一般,我可能還會誤以為我點的那碗麵只要現在的半價不到。一切的嘈雜聲都和音樂聲交融,我才突然發覺店裡那種溫馨、家庭般的熱鬧之所以如此親切,乃是因為這些聲音和音樂聲雜揉在一起之後,再加上熱騰騰的麵和香氣,創造出一個讓我感覺超脫都市現代性帶來的緊張的空間。可以想像,如果哪天他改播放其他音樂,這感覺肯定很不一樣。比如換成Bon Jovi?謝金燕?還是…帥到分手?評價一個空間的音樂跟他的環境「是否相符」常常出現在日常的語彙中,只是也許音樂對於空間的合適性不是這種「是/否」的結構得以解釋,想想生活周遭有很多你明明覺得那個空間中播放那種音樂怪詭異的,但是說不上討厭,反而還有點令你驚喜。像是在台大附近,有間總是播放西洋老情歌的牛肉麵店,每次第一次吃的朋友總跟我說:「牛肉麵店放這種音樂好…」後面的形容詞不是奇怪,就是特別,再不然就是找不到個恰當的形容詞形容那感覺。甚至有一次,我在學校附近的某間泰式料理店聽到他們播放草東沒有派對的⟪醜奴兒⟫專輯,那絕對是很驚奇的感受,你總不能期待你能在泰式料理店裡跳起舞來,何況還是台灣獨立樂團的音樂?

        真的只有當親身體會生活周遭各種很有趣的音聲空間時,才會明白某種音樂可能促使身體有各種各樣有趣也好、衝突也罷的感受,一切都是在某個特定的情境底下,賦予我們在空間中的感覺與行為,每個空間其實就像是一個小小的音樂現場,用各種不同的方式讓我們體驗這城市中的音樂。

後記

        吃完麵回家之後,我憑藉著對於那簡單好記的歌詞的記憶,找到了店裡播放的謎樣女歌手究竟何許人也。才發現,居然是1986年才出生的中國女歌手,2000年代發行的歌曲呢!當場頭暈目眩差點沒把麵都給吐了出來。

 

Kyle 陳

90後準研究生,喜歡聽音樂、說音樂、玩音樂,反對知識實用主義。

 

昔日聽爽爽

 

明知故犯而不懷好意的煽動者 當代電影大師

 

吳金黛×聶琳&完美五度樂團音樂日誌

 

回到最上面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