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報|Sharp Daily

【聽爽爽】在空蕩的舞池起舞 James Tillman

        音樂可以是一種釋放、一種享受、一種依靠,但對某些音樂人而言,音樂是一種耽溺,非要讓自己深深沉到音樂的旋渦當中。James Tillman是一位美國馬里蘭州的非裔美國人,帥氣俐落的髮型配上時髦的穿著,拿著一把吉他是他的招牌,一眼就能深深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的藝術氣息,文靜的眼神和黝黑的皮膚,強烈地展現個人特質。黑人音樂家在過了這麼多年早已不罕見,各具特色,別有獨特風格,只是在各種廣義上的黑人音樂在市場上被大量複製、被白人「偷走」之後,我們更能在明星之光照耀不到的按處尋覓最搶眼的寶石。

▲翻攝網路

一種如暈眩般的搖晃

        James的音樂聽來有種很恍惚的感覺,他柔滑的唱腔,幾乎有八成都是假音的唱法,雖是承襲傳統黑人靈魂樂的特色,但聽他唱歌會感覺每個音都在滑,往下滑,軟軟的、鬆鬆的,與其說像飄在空中,不如說更像滑入一個鋪滿絲絨的洞穴(沒錯,像猜火車裡嗑藥後的經典畫面那樣)。明顯的合成器音效,配上他親自彈奏的吉他和弦,音樂的感覺是充滿空間的,有很少的音符在輕飄飄的迴盪著,搖晃之中會覺得他不斷得再重複一些相同的東西,反覆吟唱的效果讓那種沉醉感更加強烈。用少少的音色慢慢滑進來之後慢慢前進的效果,並不若酒醉後劇烈搖晃帶點痛楚的暈眩,我覺得更像是吃了某些感冒藥後,身體緩緩放鬆下來,有些嗜睡但又不帶倦意,一點點飄飄然的感覺。

 

在空蕩的舞池起舞

        由於James的音樂畢竟是節奏藍調,少不了那些讓人聽了想隨之搖擺的律動,在絲滑拖慢的旋律線中夾入很具有跳動感的元素,讓人覺得好像自以為跳著舞,其實獨自一人在一片空蕩的空間恣意搖擺。他使用的節奏多變,善用多種不同的節奏創造各式惡樣的律動感,每每和他恍惚的旋律線形成一種衝突,在結合迸發出很特別的效果。有些曲子有典型的funk刷奏,有時則來點bossa nova,最特別的也許是在節奏樂器上drum and bass的強烈節拍詮釋,在一片柔軟的曲子中顯得特別突出,只有鼓的節奏如此強烈,混音時刻意讓鼓聲放大的效果使得衝突的力度更強,好似在打醉拳一番,想要在精神一片混沌時奮力一擊,聽著聽著節奏的能量會不小心滲透到皮膚底下,讓人不知不覺搖擺起來。

 

        事實上,如果在一個很安靜的地方聽他的音樂,可以聽到每一首歌裡的細節,就會發現在節奏上充滿巧思的安排。在帶有自我沈溺的音樂裡,反覆的節奏是必需品,除了用鼓、貝斯來架構節奏之外,滑順、溫暖的吉他在James的音樂裡,扮演著把持節奏的主角。渾厚的音色把節奏墊得厚厚一層,飽滿的音色中,用切分、空拍創造節奏感,再把那快昏過去的旋律疊加上去,也許稱不上獨特,卻充滿巧思。

 

用不同的表情說故事

        James的歌聲、音樂,是充滿表情的。不,我不是指抽象意義上的那種,而是真的可以聽到他臉上的「表情」。這大概是我聽音樂以來頭一次有這種感覺,幾乎可以感覺到他在微笑、皺眉……在他的每一首歌裡都充滿了不同的情緒層次,好似換了一個又一個表情,層次的堆疊鮮明,銜接上一點也不生硬,就像正在用一種極為生動的方式在說故事。甚至同一首歌裡頭,相同的詞,在不同的地方,他會用不同的方式詮釋,呈現出來的表情差別之大,會讓人感覺到他就坐在面前唱著,輕鬆卻掏心掏肺唱著。不需要很強烈的情緒表現,用不著歇斯底里,但也許魔力就展現在每一個轉換的瞬間、在兩句歌詞中間的張力展現出來的時候、在每一個留白的位置。大家不妨聽聽這首歌每一次他唱到”Sitting all alone ”時的變化,和每一個句子中間的情緒轉折,微小的轉音,歌聲的鬆與緊,還有和弦的轉換,無處不是James Tillman說故事時生動的神情。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UbsTy_uLHcw"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說到底James Tillman不僅是位極具才華的音樂人,也是個說故事高手。在音樂氛圍的營造上不賣弄脾氣卻能讓人覺得被他創造出來的空間包圍著,隨著他的音樂起起伏伏,在閉上眼瞬間都感覺到他的存在。

 

 

Kyle 陳

90後準研究生,喜歡聽音樂、說音樂、玩音樂,反對知識實用主義。

 

昔日聽爽爽

 

臺灣第一個純人聲演出 神秘失控人聲樂團

 

正統的復古迷幻搖滾 鱷魚迷幻

 

回到最上面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