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報|Sharp Daily

【聽爽爽】20年的硬朗龐克 拆開你我虛偽的88顆芭樂籽

20年的硬朗龐克,沒有要拆政府,

 

卻拆開你我虛偽的88顆芭樂籽;

 

請你把我乾杯吧,在酒精與嘶吼中,

 

偷偷埋下比文青更鋒利的歌詞。

 

88顆芭樂籽  88balaz

“我們是樂團圈的張魯,雖然小,但我們會一直都在,YEAAAAA!”

 

在網路音樂免費的年代,就算要靠音樂吃飯的,也沒幾個人是靠寫歌發專輯賺錢了,在這樣的環境底下,要一群人抵抗著「社會化」壓力,重複著「寫歌、發專輯、巡迴、吃老本、寫歌、發EP、巡迴、吃老本…」的循環20年,不難想像是多不簡單的事。「張魯很小很弱,但在三國誌的遊戲劇本中,除了黃巾之亂以外他一直都在,我們是樂團圈的張魯,雖然小,但我們會一直都在,YEAAAAA!」,正如同在現場talking時自嘲式的自我描述,芭樂籽就是個這樣的存在,而且相對於多數充滿著爆紅合唱金曲的老團、大團,非得靠朗朗上口的金曲才能竄紅並長久生存的公式,在他們身上好像並沒有得證。

 

 

腎上腺素之歌-(點我聽歌)

“觀眾全都是牛,喝了酒開始暴動”

 

你說不出哪首歌是芭樂籽的大絕,說不出他們哪首youtube MV點閱率破表,但相信若你是音樂祭的新手,拿著節目單上琳瑯滿目的團名,問起身邊常跑現場的朋友求推薦時,應該不難出現類似情景-對方指著88顆芭樂籽說,「這個現場很屌,要去看,啊,然後記得要帶酒」,芭樂籽的特色就是整個set表演的噴發能量,觀眾對芭樂籽的回憶多是夾雜了些酒氣與衝撞後的氣喘如牛。

 

 

 

我要在死之前給你一個飛踢- 

總有一天我會背叛我自己的理想 變成年輕的時候 想一拳灌倒的人搖滾樂能改變世界也改變了你…我要在死之前給你一個飛踢 ” -你到了該給自己一個飛踢的時候了沒?

 

20年大小現場戰役和獎項已經對於以上的故事掛了保證,但並不表示芭樂籽沒有在認真寫歌,事實上,比起氾濫的無病呻吟文青,在阿強的嘶吼背後,其實藏著聰明犀利的歌詞,但有別於對於龐克團就是要拆政府、幹老闆、罵國_黨,圈內人都知道芭樂籽的主唱阿強是走另一種路線,姑且就稱作樂團圈的「每天來一點負能量」吧,音樂的世界裡,有人負責販賣夢想與熱血、正義與希望,但日常現實中的我們,卻總是一邊被鼓勵要努力向上,一邊輸給不努力也比我們優秀der溫拿,在你明明還只是雞,卻要被狐狸用夢想騙去跳懸崖「展翅高飛」前,阿強大概就是最擅長提早刺破這種七彩泡泡的詞人,或至少在事後摔得半死時陪你喝罐啤酒。

 

 

比獸還帥-

“ 小市民的偏執  藝術家的任性  大聲宣示音樂是生活的必需品  同時宣示生活不一定是音樂的必需品” -但願我們都還能再這樣多宣示久一點。

 

對龐克文化有些概念的,相信都會有耳聞龐克是一種「對抗」的曲風,總要有個打倒對象讓歌曲的憤怒有個出口,芭樂籽作為台灣龐克團的代表老團之一,最大的敵人或許就是自己,歌中總像是在自我質問「看你還能這樣搞多久」,若有些人對於成功樂團的想像,就是一個往上爬的階梯,從小live house爬上大巨蛋,那芭樂籽的存在,則是在提醒這些人,有一種選擇叫「就是喜歡擠在livehouse表演完下去喝酒,直到世界末日」 但願未來的下個20年,仍有芭樂籽這頭龐克野獸,繼續不被馴化地向晚輩們宣示「生活不一定是音樂的必需品」

致讓我不忍離去鬼島的音樂

 

Uncle Da

 

不小心因為不忍離去音樂
而在大學同溫層窩了太久
不小心愛上了推廣音樂本身
不小心到了該試著留下些什麼的年紀
於是不小心地 開始了關於音樂的書寫

 

昔日聽爽爽

 

自溺新選項 瞪鞋、Dream pop新秀(ㄧ)IMean Us

 

自溺新選項-瞪鞋、Dream pop新秀(二)甜約翰

回到最上面
回到最上面